内墙砖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内墙砖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欧元公约遗忘了什么

发布时间:2020-07-13 13:39:32 阅读: 来源:内墙砖厂家

日前,升级版《欧元公约》经过多方协商已经出台,欧盟成员国在本次峰会上就调整临时性欧洲金融稳定基金和建立永久性欧洲稳定机制的细节初步达成了一致。《欧元公约》为欧元区国家设定了4个共同政策目标:巩固财政、扩大就业、维护金融稳定、增强经济竞争力。为稳定欧元,上述国家同意扩大现有临时性欧洲金融稳定基金的规模和用途,把该基金实际融资能力由目前的2500亿欧元提高至4400亿欧元,从而确保该基金有能力向希腊、爱尔兰以外的其他欧元区成员国提供金融救助。就欧盟的经济、债务管理综合思维而言,其潜意识中认为,只要欧元区国家在上述四个方面做出了积极的努力,就有可能改变目前欧元区“危机四伏”的境地。未来的经济事实有可能会如欧盟所愿吗?在整个欧洲债务发行、管理的经济博弈行为中,《欧元公约》遗漏了什么?在《欧元公约》的经济制度设计领域,忽视了什么?笔者肤浅的谈几点私人意见。

旁观者清,回顾整个欧洲债务危机,如果我们将视角切回到希腊的主权债务危机发生之初,我们会清晰的发现一个问题,诱发希腊主权债务危机的因素有两个(即内因和外因):其中的内因是希腊主权债务偿付的“宏观经济综合情况”恶化,外因是美国的信用评级机构的“降级行为”(导火索)。上述内因、外因相辅相成,导致了希腊的主权债务危机的必然。未来“欧元区其他债务偿付不稳定国家”(如葡萄牙、冰岛、西班牙)的财政问题,也同样面临上述相同的困境。

作为一个经济管理案例,如果我们认真归类分析整个欧洲的债务问题,会发现一个雷同的、清晰债务危机发生行为链:“某欧洲国家的宏观经济恶化导致债务偿付能力下降——>美国的信用评级公司调低其主权债务评级——>小国发行的主权债务偿付发生困难——>向欧盟发出经济、财政求援——>欧盟提出一系列的救援条件后给予财政援助,帮助其度过财政危机”。

欧元区的任何一个国家出现经济危机是一个概率随机分布的小概率事件,根本不足以动摇整个欧元区的经济、金融基础。但是在整个欧元政策的制定过程中,由于欧盟忽视了国家主权债务评级的主导权建设(欧元的所有主权债务评级由美国三大信用评级公司说了算),因此,依据《马斯特里赫特条约》、《欧元公约》目前的相互担保的机制,只要欧元区有任何一个国家的主权债务出现偿付危机(大概率事件),经过美国信用评级公司的“正确评级”“变压器”般的加倍放大,通过各种债券、外汇、衍生工具等市场的杠杆效应,让整个市场错误的认为欧元区国家的整体违约概率有可能导致欧元体系的崩溃,进而加大整个欧元区的交易成本和制度防范成本,那么有可能在债券市场、外汇市场、心理预期领域让整个“欧元”都会出现崩溃的风险。也就是说,欧元的设计者在整个欧元的可看方向能力设计领域,忽视了欧元区的国家主权债务评级的机构建设,导致目前欧洲债务危机爆发与否、合适爆发的“控制权”掌握在别人手上。

就目前的全球主权债务管理的制度设计而言,美国及其三大巨头信用评级公司(穆迪、标注普尔、惠誉)掌握着其中一个关键因素:信用评级的绝对语话权。这个语话权的发展存在着“双重性”:一方面,美国三大信用评级巨头不断在改善,改良信用评级的技术,不断引进《统计学》、金融衍生工具、《概率论》、大型数据库管理、金融模型等领域的尖端技术成果,使之能够不断体现出在研判信用风险技术领域的精确性、实时性,在为美国国家金融战略服务方面有着稀缺的、不可比拟的经济战略价值。同时在为美国国家战略利益服务方面,由于存在信息的不对称事实,其对外标榜公正性、科学性很有迷惑性,目前没有一个国家的信用管理水平可以和美国相提并论,因此美国评级的结果越来越显示出其金融霸权的不道德性、欺骗性、隐蔽性、精确性,其“不对称打击竞争对手的能力”在不断强化。在整个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发生的行为链的各个环节上,美国的信用评级公司总是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以正确的方式、做出正确的降低评级结果”。其中的韵味不得不让人深思。

众所周知,任何国家的货币波动取决于两个经济循环的发展结果,其中一个是国内宏观经济综合循环作用结果,其次是国际经济循环、博弈的结果。就《欧元公约》的制度设计而言,欧元是一种国际货币,欧盟委员会注意到了整个欧元体系的内在的潜在风险(即欧元区国内经济综合因素作用),可是却忽视了整个欧元体系的在整个“金融开放系统”中的金融稳定性、抗干扰性、主动性,即面对外部的经济扰动因素(美国评级公司的“正确”评级降级风险),没有采取足够的制度防范措施,因此在未来的美元、欧元博弈过程中,欧元区的任何微小的经济波动,都有可能在汇率领域掀起异常的经济风波,其中的关键因素就是欧元区国家的整个欧元的主权债务评级的“主导权、控制权”,全部掌握在美国的评级公司手中。美国及其公司是整个主权债务管理“制度的设计者”,欧盟成员国是在固定制度格局游戏中的“参与者”,所有欧盟国家及其整个欧盟委员会在信用评级问题上没有制度设计的任何权利,只好被动的接受美国公司的信用评级结果。

面对美国的金融霸权,欧元区国家有两种抉择:“要么不发行主权债券,要么遵守由‘美国人’设计的游戏规则”。由于欧元区国家社会波动因素属于“随机概率分布”的事件,因此在全球整个开放金融环境中,欧元区的多灾多难的主权债务危机是不可能避免的。同时由于存在着信用评级主导权的控制手段的不对称问题,因此不论该班级(欧元区国家)中的“优秀学生班长”(德国)如果努力地改善全班学习氛围(宏观经济状况),如何制定最优秀的“学习计划”(《欧元公约》),只要没有取得本班级的“信用评分主导权”,其所有的努力在应对、抵御美国评级公司的“错误评级风险领域”是徒劳的。

就全球的结算货币的竞争而言,美元的最大竞争对手之一就是欧元,美欧之间的货币主导权博弈是“零和博弈”,美元必须不断巩固其主要国家结算货币的地位,稳定的保持其主要结算货币的市场份额,因此必须利用一切手段,遏制欧元在国际贸易市场的结算功能,其间的博弈从“结算货币的市场占有率”角度而言,就是一种零和博弈。目前欧元作为一种新生的国际结算货币,其诞生之初的目的就是和美元抢夺“主要国际结算货币”地位,因此美联储的针对欧元的汇率波动上面,必须加大欧元兑换美元的汇率波动的“方差”(即让欧元在短期内不断的上升、下降,而且加大其震动幅度),以达到增加欧元的不确定性预期,藉此降低欧元作为国际结算货币的市场占有率。

美国的“双重标准”在信用评级问题上暴露无疑,对自己国内经济存在问题的只字不提,却热衷于折腾别的国家的主权评级。次贷危机、量化宽松政策时期,其信用评级的焦点在于降低欧洲的某些国家的主权债务评级,现在又降低中国、日本的主权债务评级。作为“马歇尔计划”的延续,要实现上述目的,美国必然以控制欧洲的部分经济主权作为一种目标,在目前的经济、金融较量中,因此其最好的工具就是“信用评级霸权”不断折腾欧元。美欧之间唯一不对称的金融手段就是“信用评级”,以希腊债务危机为例,某评级公司的一份主权债务信用评级的降级报告,直接导致了希腊政府主权债务的“信用级差融资利息”增加,并在短期内的几十亿欧元的债务直接损失,同时在整个欧元区产生债务危机的“雪崩效应”,而且美国公司几乎是“零成本”的实现上述目的。该工具既可以不断地折腾、加大欧元汇率波动方差,藉此稳定美元的市场占有份额,何乐而不为?

《欧元公约》在整个经济制度设计领域,发行主权债券的同时遗忘了其欧元主权债务的评级主导权问题,因此使得欧元在整个开放的经济、金融系统中存在制度性的“风险敞口”。这种缺陷不是可以依赖“巩固财政、扩大就业、维护金融稳定、增强经济竞争力”等经济努力可以实现的,而是必须认真建设属于欧洲的“信用评级公司”,并依托上述的国际化的公司,重新控制欧元区国家主权债务的信用评级主导权。就全球主权国家的金融主导权而言,任何一个大国的主权债务发行、融资管理,如果没有属于自己的信用评级的主导权的“配套措施”,必将“鲁难未已”!(文:陈继瑜)

南充工服订做

内江职业装订做

辽源工服订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