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墙砖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内墙砖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英特尔下一任CEO猜想摩托罗拉移动前CEO入围

发布时间:2020-02-11 04:57:52 阅读: 来源:内墙砖厂家

导语:英特尔CEO保罗·欧德宁(Paul Otellini)将于今年5月退休,英特尔董事会目前正从公司内部和外部寻找欧德宁的接班人。美国科技资讯网站CNET今天撰文,盘点了英特尔下一任CEO的热门人选,摩托罗拉移动前CEO桑杰·贾(Sanjay Jha)和英特尔执行副总裁斯泰西·史密斯(Stacy Smith)等榜上有名。

以下为文章全文:

英特尔将在几个月内任命新任CEO。虽然谁将掌舵英特尔目前仍然是一个谜,但相信他或她对英特尔乃至整个科技行业的未来发展都有重大影响。

英特尔对新任掌门人选一事依旧讳莫如深,该公司发言人只是表示,这项工作仍在进行当中,在欧德宁5月份退休之前,英特尔希望能找到替代者。鉴于此,我们决定来盘点一下屡被华尔街提及的英特尔下一任CEO的热门人选。

需要指出的是,英特尔具有从公司内部挖掘CEO的传统。以欧德宁为例,他在2002年被任命为公司总裁兼COO以后,才成为接替克雷格·贝瑞特(Craig Barrett)职务的不二人选。最终,欧德宁在2005年成为英特尔第五任CEO。英特尔前四任CEO掌舵公司,也都是水到渠成的事情,英特尔做了大量工作,保证管理层平稳过渡。

但这一次,欧德宁的接班人究竟是谁目前仍不明朗。过去几年,英特尔全球执行副总裁兼中国区董事长马宏升(Sean Maloney)曾是被外界普遍看好的人选,但他在2010年中风,早已从这场竞争中出局。今年一月,马宏升宣布从英特尔退休。

英特尔近期提拔了多位高管,令他们成为争夺新任CEO的潜在人选,但这些人中没一个能稳操胜券。以前,英特尔还从未任命公司以外的人担任CEO,但这一惯例可能会被打破。据知情人士透露,英特尔正在认真考虑由外部人士执掌公司。如果最终人选来自于公司外部,这可能预示着英特尔未来将进行重大变革。

市场研究机构Insight 64分析师内森·布鲁克伍德(Nathan Brookwood)说:“我赞成由外部人士掌舵英特尔。像英特尔这样的公司,所有员工已经对科技行业的发展趋势形成了思维定势。所以说,内部人士一般不会主张,对公司发展方向进行‘大手术’。”

无论谁最终掌舵这家全球最大半导体厂商,上任后不久便需要做出一些非常艰难的决定。他或她将肩负着带领英特尔赶上移动设备大潮的重任。目前,越来越多的人正购买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而PC销量增长则陷入停滞——英特尔的大部分业务仍集中在这个领域。在移动领域打下坚实的基础,对英特尔的未来非常关键。

例如,英特尔新任掌门人不仅要重振其核心计算设备业务,而且还应考虑芯片代工,即生产其他公司设计的芯片。知情人士透露,英特尔董事会寻找下一任CEO的工作仍处于早期阶段,虽然他们倾向于从内部挖掘,但目前尚无一人在这场竞争中脱颖而出。以下即是英特尔下一任CEO的潜在人选,以及他们的优势和劣势。

内部人选:

英特尔执行副总裁兼COO布莱恩·科兹安尼克(Brian Krzanich)

科兹安尼克被许多人认为是英特尔下一任CEO的最有力竞争者之一。他在1982年加盟英特尔,迄今涉足了多个技术领域。他在去年一月被提拔为COO以后,现在负责英特尔的制造业务,以及供应链、人力资源和信息技术等业务。

正如前面提到的,英特尔COO往往在掌门人争夺战中占据一定的优势,而上一任COO恰恰是欧德宁。不过,历史是否重演,目前尚不得而知,如果英特尔真的向代工业务模式转型,那么科兹安尼克可能正是带领公司抓住这种潮流的合适人选。

制造业务是英特尔区别于其它科技公司的一个重要特征,如果由一个真正懂得这部分业务,并能保持公司正确发展方向的人来担任CEO,对英特尔的未来应该是件好事。此外,除了欧德宁,英特尔历任CEO大多具有传统的工程/技术背景。

科兹安尼克的短板在于,市场营销和销售经验并不丰富,而且除了公司内部,他的知名度不高。另外,与其他潜在人选不同的是,他做事从不拘小节。英特尔或许认为这些都不重要,如果英特尔未来将专注于制造业务和晶圆代工业务,那么科兹安尼克显然是理想的掌门人选。

英特尔执行副总裁、CFO兼企业战略总监斯泰西·史密斯(Stacy Smith)

史密斯是英特尔内部另一个CEO热门人选。去年11月,他同科兹安尼克、软件业务主管蕾妮·詹姆斯(Renee James)一起,被晋升为公司执行副总裁。史密斯于1988年加盟英特尔,主要负责企业业务。任职期间,他曾参与公司财务、销售和市场营销以及信息技术等方面的业务。

史密斯的一大优势是,他在华尔街很有人脉,颇受分析师和投资者推崇,并且经常担任公司的发言人。虽然史密斯主要是与企业客户打交道,涉及商业问题总是夸夸其谈,技术背景并不深厚,但他负责企业战略的新角色,令其在竞争中占据了有利地位。

史密斯的最大弱点是,缺乏技术领域的经验。即便欧德宁的角色主要是一个商人,但他曾短暂担任过英特尔PC和微处理器部门负责人。相比之下,史密斯则没有这样的履历。他今年一月在接受CNET网站采访时,拒绝对英特尔寻找下一任CEO的工作发表评论,只是称公司董事会“已经启动了一个全面的程序”,“在这个问题上经过了深思熟虑”。

英特尔执行副总裁兼公司软件和服务集团总经理蕾妮·詹姆斯(Renee James)

蕾妮是英特尔宣布欧德宁退休的消息后,第三位晋升为执行副总裁的公司高管。她从1988年以来一直在英特尔工作,目前负责公司软件业务。在过去几年间,有多项业务对英特尔的发展做出了越来越大的贡献,软件业务就是其中之一。

英特尔在2010年以76.8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安全软件供应商McAfee,同时还完成了几桩小规模收购。另外,英特尔还不断增加参与Android和其他操作系统应用开发的工程师人数。

不过,从本质上讲,英特尔仍然是一家硬件厂商。任命詹姆斯或其他精于软件业务的高管为公司CEO,或许能带领英特尔走上一条不同于现在的发展道路。虽然有人可能会对英特尔调整战略方向表示欢迎,但它彻底放弃芯片业务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因此,无论最终谁担任CEO,都不得不在新工厂和研发上投入数十亿美元,在软件行业,如此规模的投资相当罕见。

英特尔执行副总裁、公司架构集团总经理兼首席产品官大卫·普尔穆特(David Perlmutter)

普尔穆特目前负责英特尔所有计算领域的芯片设计,包括数据中心、台式机、笔记本电脑、手持设备、嵌入式设备和消费电子产品。他在1980年加入英特尔,迄今已在多个技术部门担任负责人。

在英特尔最为重大的一些技术进步中,普尔穆特都功不可没,并且因笔记本电脑使用的迅驰(Centrino)处理器的成功而广受赞誉。毋庸置疑,在争夺英特尔新任CEO的角逐中,普尔穆特的技术背景是他的一大优势。但他在销售和市场营销方面的经验不足,在公司之外的知名度也不高,这两点可能会成为他争夺英特尔CEO的障碍。

外部人选

虚拟软件提供商VMware CEO帕特·基辛格(Pat Gelsinger)

基辛格曾是英特尔前高级副总裁,他在1979年加盟英特尔,并迅速得到提拔。任职期间,基辛格曾担任英特尔首席技术官(CTO),以及负责公司研发的英特尔实验室负责人。此外,他还是英特尔企业级产品业务主管,如Xeon服务器处理器,并负责英特尔桌面电脑芯片业务。

基辛格在英特尔升迁很快,但由于无望担任公司CEO,他在英特尔的生涯也突然结束。基辛格在2009年离开英特尔,加盟数据存储供应商EMC,担任信息基础设施产品总裁兼COO。后来,他成为EMC旗下虚拟软件提供商Vmware的掌门人。

基辛格的优势是,在科技行业备受尊崇,公众形象也不错,同时熟悉英特尔的企业文化。一些分析家认为,对于外部人士来说,他们难以完全理解英特尔的企业文化。此外,英特尔的数据中心业务创造了大量营收,对公司的发展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问题是,基辛格去年9月份才担任VMware CEO,掐指算来不过半年多时间,并且许多人认为,EMC现任CEO乔·图斯(Joe Tucci)退休后,基辛格可能会掌舵该公司。与此同时,基辛格在移动领域的经验不足,而英特尔独立显卡Larrabee之所以在与Nvidia和AMD竞争中败北,他也难辞其咎。

摩托罗拉移动前CEO桑杰·贾(Sanjay Jha)

由于不再担任摩托罗拉移动CEO,桑杰·贾现在拥有大量空闲时间。在去年谷歌收购摩托罗拉移动后,他也宣布辞去这一职务。加盟摩托罗拉移动之前,他曾担任高通COO和高通CDMA技术部门总裁。高通是全球最大的移动处理器供应商,也是英特尔最大的竞争对手之一。

在所有英特尔CEO潜在人选当中,桑杰·贾在移动领域的经验是最为丰富的。如果英特尔将来专注于发展移动产品,那么新任CEO若是拥有这方面的丰富经验,对英特尔来说,无异于如虎添翼。

桑杰·贾与英特尔关系不错,因为摩托罗拉移动是首批采用英特尔处理器的大型手机厂商之一。在2012年拉斯维加斯国际消费电子展(CES)上,桑杰·贾还与欧德宁共同宣布,两家公司就多项设备达成为期多年的合作关系。

但问题是,摩托罗拉移动正是在桑杰·贾的领导下陷入困境的,市场份额迅速遭到苹果和三星等竞争对手的蚕食,即便在被谷歌收购以后,它的财务业绩仍然在拖母公司后腿。或许,桑杰·贾最成功的地方在于,他让谷歌以125亿美元的高价收购了摩托罗拉移动。

在掌舵摩托罗拉移动期间,桑杰·贾采取了一系列激进措施,简化公司智能手机业务,并在后期故意减缓新品发布速度。谷歌在收购摩托罗拉移动后延续了这一战略。此外,虽然桑杰·贾曾在一家半导体公司(高通)工作过,但他没有管理芯片工厂的实际经验,如英特尔旗下大型芯片工厂。而且,他有可能难以适应英特尔的企业文化。

应用材料公司CEO迈克尔·斯普林特(Michael Splinter)

斯普林特也曾是英特尔副总裁,后来跳槽至另一家高科技公司担任高管。2003年,在争夺英特尔CEO无望后,斯普林特加盟了半导体设备制造商和英特尔供应商——应用材料(Applied Materials)。在此之前,斯普林特已在英特尔工作了20年,先后担任过执行副总裁、销售和营销业务主管以及技术与制造业务负责人等。

斯普林特在技术及制造领域拥有丰富的经验,与基辛格一样,他还深谙英特尔的企业文化。然而,斯普林特今年已经62岁了,与欧德宁同龄,这成为他争夺英特尔CEO的一大障碍。根据英特尔的规定,CEO年龄到了65岁必须退休。此外,他在移动行业的经验不足,而这个领域将在英特尔的未来战略中占据至关重要的地位。

英特尔下一任CEO的潜在人选还包括McAfee前CEO大卫·德沃尔特(David DeWalt)。德沃尔特目前担任FireEye和Mandiant这两家网络安全公司董事长,同时还是达美航空等多家公司的董事,以及美国国家安全技术咨询委员会成员。此外,潜在人选还有ATM机制造商NCR CEO威廉·诺迪(William Nuti),以及前EMC高管、现任惠普企业部门主管的戴夫·特利(Dave Donatelli)。惠普企业集团的业务包括服务器、存储和网络等。

苹果前软件业务主管斯科特·福斯特(Scott Forstall)和微软前Windows业务部门负责人史蒂夫·辛诺夫斯基(Steve Sinofsky),也是争夺英特尔下一任CEO的可能人选,但他们胜出的机会不大,二人在各自公司都被认为是争议性人物。这意味着,英特尔若想请来其中任何一人掌舵,都必须说服员工接受他们。

纵然英特尔寻找新任CEO的工作仍处于早期阶段,但它仍有可能在未来几个月内正式宣布任命。市场研究机构Linley Group分析师林利·格温纳普(Linley Gwennap)说:“诚然,英特尔面临着一些挑战,但它并不是一家失败的公司。让外部人士来掌舵,会导致英特尔进行一系列变革,最终证明可能是反应过度。”

深圳工作签证批文

广州注册公司多久

税收筹划哪家好

广州工商税务注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