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墙砖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内墙砖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偷了寺庙旁边6棵香樟树的人后代都无疾而终-【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6:29:11 阅读: 来源:内墙砖厂家

昨天我分享了一个自己在寺庙里静修的故事,很多朋友都来评论,真的是非常感谢。

对于神明,我一向是秉着敬重的心对待。

这和我的家族历史有一定的关系。

看过我文章的朋友一定都知道,我家族是一支比较神秘的迁移部落,在一千多年前就从北方也就是现在的内蒙迁移到了南方会稽山一脉的一个小山坳里,落地生根,传宗接代。

自古以来,人都是群居动物,有人群的地方,一定会随着时间的前行,衍生出一系列的功能型群居板块,比如集市、药铺、作坊,等等。

这是人类的生活必要板块。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精神板块,也是我们的祖先在聚集人群时慢慢衍生出来的。

那就是寺庙。

之前我给我的同事们画过我家的地理位置图,大约是在一座小山丘上,一边的山脚下是祖坟,另一边上山的小路上,分别有一口上千年不干涸的小水井,沿着水井边种着7棵仨人合抱才能抱得过来的百年香樟树,而紧挨着小水井和香樟树的,便是一座土地庙了。

这座土地庙,掌管着我们全村的精神寄托。

庙里供奉的不仅仅有土地公和土地婆,还有各路神仙菩萨,可以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这座土地庙在我小的时候,大约是九十年代中期,才刚刚被重新开启。之前因为一些破四旧的因素,曾一度被村里人用干草、柴垛垒着。

重新开启的土地庙,因为年久失修,里面的泥菩萨都进了水,坏了身,于是村里有钱人家纷纷凑钱出资修缮了这座土地庙。

我小时候,大约五六岁的样子,整天往庙里跑,看那些个塑菩萨的手艺人,用泥巴和颜料画出一个个神情迥异的菩萨爷爷/娘娘们。

大概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便和佛接下了不解之缘。

于是后来每逢初一十五进香日、每年冬月的开光日,老主持都会喊我去吃斋饭。那时候的老主持,也是我本家的一个奶奶,她一生未生育,从年轻时便吃斋念佛,直到现如今八十多了,依旧还是孤苦一人。

不过这是题外话。

真正我要讲的,是关于这个寺庙的另一个故事。

听老主持奶奶讲起,自然灾害那几年,村里人都穷得揭不开锅,连树皮都被撬得一层揭了一层,野菜都被拔得不见根了。

大家都饿得头晕乎乎的。

但村里人谁都没想过要从寺庙里弄点吃喝,连寺庙旁边的七棵香樟树,也都没动过歪念。

要知道,当时虽然形势不好,但家里有点钱的,都没饿死,而这七棵香樟树,因为有着至少三百年的树龄,少说也能换的上几顿饱饭。

但村里人信奉土地神,连带着寺庙旁边的一草一木,都在大家伙心里默认不能动。

可外村人不信。

人在饿得不行的时候,往往是能做出极端的事情。

比如,砍树。

听老主持奶奶说,那天夜里,大家都灭了灯入睡了,村子里一片寂静。到了后半夜,突然间被6声天雷般的巨响吵醒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那七棵香樟树,只剩下一棵歪脖子树了。

其余6棵长得粗壮、树干挺直的香樟树,都被砍倒运走了。

老主持奶奶见此状,连忙转头进了香堂烧香。要知道,这7棵树,可是我们村的风水阵,几百年了都没人敢动。

相传三百多年前,那口从不干涸也不发涝的小水井,不知怎的,突然把下村全部淹没了。村里人都站在自家房顶,愁的不行。

后来来了个云游的老道士,指点上村的壮士,在这口小水井旁边种了七棵香樟树。

7这个数字很神奇。

一星期是7天,北斗星是7颗。

不过不管7棵树代表着什么,总之,从那以后,下村再也没被水淹过,而那口小水井,依旧保持着上千年来的水位,冬暖夏凉,不干涸也不发涝。

然而,这7棵树一夜之间被人砍去,总是会引起人议论纷纷。甚至,下村听过七棵树传闻的老人们,都要拿起锄头去外村找回那七棵树,讨个说法。

但最终,也没人去讨伐。

一是不知道这七棵树到底被谁砍走了,二是那个时候谁家都困难,即便找到了,人家也不一定会归还。

再说了,人都吃不饱,打架还费力气。

于是这6棵被盗的树,就不了了之了。

直到在我七八岁那时候,常常见到有几个老奶奶拿着糕点香案来给那棵歪脖子香樟树上香,从老主持奶奶口中得知,才知道那另外6棵树的故事。

那几个经常来上香的老奶奶,便是那时候盗走这6棵树的男人的老婆了。

那时候穷,孩子们都饿得嗷嗷叫,于是几个热血青年,商量了一下,就决定来偷树养家糊口。

那几棵树,被卖到了棺材铺,打了6口上好的棺材,倒是解救了这3户人家的燃眉之急。

但也只是过了那些没饭吃的日子。

到了第三年还是第四年,我记不太清了,那三户人家就开始接连出事了。

先是有一户人家的大儿子,下河游泳的时候被淹死了,而那个大儿子,已经到了13岁的年纪,从小熟悉水性,怎么也没想到会被淹死。

再是另一户人家的一对双胞胎女儿,突然间在一天夜里纷纷上吊自杀了。

接着是三户人家里的三个男人,在下地干活时,一个突然心梗死亡,一个中暑不治思维,一个得了软骨病,不到一年,也死了。

而剩下的家里的几个孩子们,也都身体不适,这里病痛那里不好的。

直到后来有位高人,见到这三户人家的屋顶上都笼罩着一层黑色的烟雾,才指点了她们,祭拜了这最后一棵香樟树为干妈,每年上香供奉,家里的孩子们才慢慢好过了一点。

当然这个故事讲完后,我一度认为是老主持奶奶发觉了我常偷寺庙里供奉的糕点水果的事,而编出的故事骗我的。所以是抱着怀疑的态度的。

但是后来亲眼见过那偷树人家的几个孩子,年纪轻轻不是这里动手术那里吃着药,才知道,这世界上,真的有因果报应这回事。

我在大清当皇帝无限版

王牌抢庄牛牛游戏棋牌

放学别跑游戏

相关阅读